相声的没落和侯耀文之死无关

相声的没落和侯耀文之死无关

相声的没落和侯耀文之死无关

文/卜平 

侯耀文先生猝然离世,媒体网络一片哀叹,几天来的“悼念”活动接连不断,并呈现愈演愈烈之势,估计这样的势头会持续一段时间。之所以我将悼念加上引号,是因为网络上对侯耀文先生的祭奠已经有些变质,这不仅表现在侯耀文先生相声大师的资格争论上,而太多有关侯耀文生前死后的报道搀杂着大量炒作成分,把侯耀文的死与中国相声的前途和命运联系到一起不说,更有别出心裁者演绎出京派相声随着马季、侯耀文一起死亡的故事,不仅是荒谬,而实在是危言耸听。这样借明星之死行炒作之实,照王朔的话就是太“不地道”。这真应了搜狐博友文章题目,明星之死——八卦的节日。

   我们都知道。相声是一门语言艺术,起源于京津地区,并逐渐发展流行到全国各地。因此,北京和天津地区在中国相声发展历史上占据主导地位是必然的。但如果非要把相声分出个流派来又有些牵强,如何来认定京派、津派、侯派、马派相声?区别的标准是什么?这不是简单按人分类就解释清楚的。中国京剧经历了多少年发展有了传统流派,不论四大须生还是四大名旦都代表自己具有独树一帜的风格。今天听到京剧演员李世济演唱《锁麟囊》,我们很容易就其鲜明特点知道她表现的是程派艺术。这是因为京剧的唱使用的假嗓,梅派传人学梅兰芳的唱腔,程派徒子徒孙都刻意模仿程砚秋的发声,这是其艺术流派的代表特征。相声怎么分类?流派特征是什么?侯宝林大师自成一派,你不用侯宝林先生的徒弟,就说侯耀文先生,侯宝林与侯耀文是父子,长相、作派肯定有相近的地方,可两人的嗓音却并不相似,当然你说侯耀文是侯派传人这可以说的过去,毕竟他们是父子。而今天你非要把侯耀文这些弟子也说成是侯派传人那就有点可笑了。

   说句不中听的话,相声界的拜师收徒不过是培植个人势力,与艺术并无太大的关系。对师傅来说,我桃李满天下在曲艺界首屈一指,成就了令人仰慕的事业。而对徒弟而言就是我是XX的徒弟,给自己找了个靠山和乘凉的大树。据报道,侯耀文先生原准备在自己60大寿收入门下的三个演员,要在侯耀文葬礼上行拜师礼。这说起来是为了满足侯耀文的愿望,实际上这已经与拜师学艺没有了关系,说白了,不过是想着借机拽住树枝子。郭德纲、陈寒柏、奇志是侯耀文的徒弟,在曲艺界也都有不小的名气,而他们却是在小有成就时拜在侯门,也就是说他们取得的成绩并没有得益于老师的授业解惑。20多年前,陈寒柏在大连工人文化宫就开始说相声,郭德纲几年前还穷困潦倒在北京大栅栏,奇志才几年没有扎着头发画着丑脸和大兵浪迹在湖南大小城市,操着湖南话表演着双簧。真要把这三人和侯派相声联系到一起怎么看都像是牛和驴站在一起。

   相声是语言艺术,说学逗唱大都使用真嗓,爹妈给你个公鸭嗓子你就成不了画眉鸟。姜昆的学生不会都学的说的和姜昆一样,让人听了满身起疙瘩。一个脍炙人口的相声段子能够永久地流传下去,演员功不可没,但作品也肯定是精品。没有好的相声作品,再好的演员也无济于事。这和拍电影、电视剧一样,没有好的剧本,即便是大牌加盟,最终也只能招致非议。所以说,相声并没有严格的流派之分,人们喜爱郭德纲的相声是冲着郭德纲而不侯耀文徒弟去的,流派不过是因人而异的问题,更多的是人为制造的。

   而要说到什么京派相声那就更属于无稽之谈了。相声讲的是普通话,但又不是广播电台式的照本宣科,演员来自全国各地,表演中自觉不自觉地带着方言语音是再正常不过了。北京人说相声北京话就浓重一些,这就形成了那所谓的京派相声,天津人讲相声天津话味强一些,奇志讲相声大多带着湖南话的尾音,陈寒柏的表演有大连海蛎子的生猛。当年有名的一对相声演员杨振华、金炳昶讲的段子“下棋”“大裤衩子”是典型的沈阳风味,难道这都要分出来派别?马季走了,侯耀文去世了,北京的相声演员多的是,照样可以说有浓重北京味的相声,说什么京派相声死了,这岂不是是在嘲笑北京人,讥讽北京的相声演员吗?所以说,相声的发展不在于演员,而是有没有好的作品。

   这些年,相声受到小品、电视等艺术形式的冲击逐渐走下坡路已经是不争的事实,但我们在承认这些外界因素的同时,也应该从相声自身找原因。看看如今的相声作品,讽刺时弊、鲜辣尖刻的段子不见了,剩下的大都是口号式的热情颂歌,再就是拿自己的老婆孩子开涮,台上演员力没有少出,台下的观众却并不买账。侯耀文先生的一些新作也受到过抨击,观众不会因为他是侯派传人就网开一面倍加推崇,因为他们要的是作品而非演员。郭德纲的相声之所以受人喜爱,起码他是相声还保持着一点相声的特点。所以说,中国相声的发展与没落,和侯耀文的死没有因果关系,片面抬高个人的作用,对死去的和活着的人都是不尊重的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