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财经日报:沉浮在娱乐化漩涡中的相声(2)

  侯耀文、石富宽的相声是那一代人的卓越代表。在那个没有娱乐产业的年头,他们的名声是凭真本事一点一滴挣出来的,而他们面对的观众也不是一盘散沙,只为追星或找乐而来的“粉丝”。在《见义勇为》、《火红的心》、《一封公开的情书》这些“主旋律”段子中,侯、石都以他们富有音乐性、节奏感的台词与配合传达相声之美;听听《叶落归根》,侯耀文塑造的归国华侨根本不是简单的爱国宣传员,他给人留下最深的印象是那顽童式的可爱性格;《糖醋活鱼》的故事也不是生硬的爱国讲座,其中的场景描述有的如诗似画,有的如现其境,又教人忍俊不禁。侯耀文的相声是同代人里含金量最高的之一,他有近20段新作非但演技高超,连本子都有不凡的文学价值。

  手机段子流行以后,似乎逗乐越来越容易,相声更因乏人赏识而加剧了边缘化。娱乐机器帮助郭德纲走红,但受众对相声本身的关注度(且不论“审美”)有多少提升还很难说。舞台上站两个人都显得多余,群发一个短信大家偷笑一阵,似乎就足够了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侯耀文那一代人也许迟早要退出历史舞台,但是相声作为“艺术”的真正价值却一定要保存下来。正如“青春版”《牡丹亭》只能换来“昆曲”二字的出镜率,却不能解除昆曲的“病危”警报。

(责任编辑:小锘)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