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磊:把“暗恋”变成一场马拉松

  《暗恋桃花源》一演就是13年500场,男主演不再受质疑

  黄磊:把“暗恋”变成一场马拉松

  本报记者 牛春梅

  一出戏,他原本想演个20场就差不多了,后来又想顶多演200场,如今这部戏已经演了500场左右,他不再给自己设限,而是去享受每一次的“重逢”与“离别”……  

  上周末,坐在北京保利剧院的后台,等待着三个小时后将要开始演出的《暗恋桃花源》,黄磊显得轻松自若。不过,他知道待会儿站在侧幕还是会紧张,就像13年前首演那样紧张得手脚冰凉。

  今天再没人骂黄磊演不好了

  黄磊少年成名,“边走边唱”着就红了,一个个儒雅、深情的角色接踵而至,他曾是地道的偶像派。但在他心里却一直有个遗憾,“其实我不是戏剧圈里的人,只能算是子弟。”

  黄磊的父亲是国家话剧院的演员,从小跟随爸爸在剧场长大的他,原本的大学目标是中戏表演系。但不凑巧的是,他高考那年,中戏表演系只招了李亚鹏那届新疆班,去考上海戏剧学院结果也没考上,特别伤心,只能去了北京电影学院。“我骨子里对剧场有兴趣,在电影学院期间也演了很多话剧。”黄磊说,1992年他第一次看电影版《暗恋桃花源》时就很喜欢,但从没想过自己还会有机会演这出经典的话剧。

  2006年,黄磊接到赖声川的邀请出演江滨柳时,也是他第一次参加商业话剧的演出。许多人并不看好他,也有人说他们演不了多少场。“因为台湾版有金士杰老师,很多人都说我不如他,把我骂成‘一坨屎’。”面对各种质疑,黄磊显得很强大,“无论别人说什么,我知道我要面对的是,每场演出台下一千多名观众,要演得让他们觉得好。就这么一场一场、一年一年地演,今天已经没有人再说我了,因为我是演得最长的,观众最熟悉的江滨柳。”

  从自己的经历出发,黄磊希望,人们在评论一部文艺作品时能够多一些包容,而不是简单粗暴地去比较谁好谁坏。

  当年不过是新鲜的尝试,却没想到一演就是13年。回看这些年的变化,黄磊说,当年的演出更像是在舞台上搭建一个戏,而今天的演出则越来越细微,像是在米粒上微雕,也像是煲一锅老汤。

  “暗恋”成为夫妻俩的秘密花园

  13年,近500场演出,一场不落地演下来。黄磊可能是国内演出单一话剧作品场次最多的演员。

  这看起来很不容易,但对他来说也不难,因为他有很多“动力”。“这个戏是我跟我太太在一起的一个凝结点。”这个戏黄磊演了13年,在袁泉之后接过“云之凡”的孙莉也已经演了11年。

  虽然已经是二十多年的老夫妻,但每次在舞台上,大幕一拉开,“江滨柳”看着“云之凡”就觉得快乐。黄磊说,在舞台上他们夫妻有两件事永远都会做。一个是第一幕灯光暗下的时候,他们会亲吻对方。另一件事情是最后一幕戏后,他因为在戏里哭得很绝望,整个人变得虚弱,下了台还坐在轮椅上擦眼泪抹鼻涕,而孙莉则会默默地抚摸他的肩膀。

  有一天演出结束去吃夜宵,黄磊对孙莉说,“我们每场演出都有一次生离死别,也许真到了我们要告别对方的时候,可能就不会那么恐慌,因为我们排练了一次又一次。”想到这是为将来做准备,他突然就有了信念,“我们可以一直这样演下去。”

  “每一次演出我们都能在对方眼睛里读到不一样的东西。”在黄磊看来,《暗恋桃花源》让他们在日常生活的忙碌之外拥有了一座秘密花园,有了一个支点。

  他们的幸福也传递给了整个剧组,“暗恋”剧组有好几对夫妻,这个舞台见证了他们恋爱、结婚、生子,他们的求婚都是在舞台上进行的。

  几百场演出下来,他们见证了彼此最重要的时刻,整个剧组已经像是感情深厚的一家人,还成立了一个名叫“游·戏”的剧团。因此,每年的巡演,不仅是演出,也是“一家人”在一起放假相聚的时光。

  “这个戏对我就像是一场马拉松,可以演三四十年。”黄磊相信这个戏还能演得更久。

  一起尊重剧场这条脆弱的船

  今年8月在法国度假的黄磊,因为孟京辉的《茶馆》在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演出而专门赶去阿维尼翁,这也是他第一次参加除了乌镇戏剧节之外的戏剧节。在进入阿维尼翁之前,孟京辉开玩笑说:“这个时刻很重要,因为这是一个戏剧节的发起人,第一次来到别的戏剧节上。”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