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家娱评:欢迎柴静踏入娱乐圈

柴静访谈

 
柴静访谈  


《搜狐娱乐评论》柴静遭董路炮轰 被批靠老男人饭局成名

  (巫天旭\文)柴静其实应该感谢最近把她批得体无完肤的木子美。

  一堆公知、名嘴把柴静捧上了天,她自己也在云里雾里飘飘然,或许,要多几个木子美,才能将她拉回人间。

  看看她最近微博上的文字,多么的浮躁——她感动于读者对她说:“来不是为了你,是为了你做的事情。”最后矫情地加上一句:“见书如唔”。

  可是柴静有没有想过,她到底做过什么让观众觉得崇高的事情呢?

  如果在汶川地震灾区冒着生命危险采访值得她骄傲,我想说,如她一样在前线拼杀的媒体记者千千万万,只是他们没有央视这样的平台,让全国数亿观众在电视机看到他们的身影;如果说视死如归勇闯非典病房算得上伟大,我也想说,如她一样有着新闻理想,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同行多如牛毛,只是他们没有获得柴静的“特权”而已。

  是的,我说的是权力,柴静平台所赋予她的权力。

  在这样的权力之上,所完成的采访报道,原本不是柴静可以拿出来炫耀的资本,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柴静不能享受它带来的成就感——人性中都有虚荣和满足,以柴静的阅历和情商,她本应该懂得,这种成就感,应该放在很私人的空间去享受。只是让人遗憾的是,柴静在近乎狂热的舆论造势下,在一帮名人的众星捧月下,迷失了。

  要搞清楚公众为什么要如此不依不饶地批评柴静,首先得搞定她为什么会受人喜欢、崇拜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这也是柴静本人,在面对如此多的争议声时,应该冷静下来,明白的问题。

  首先,我觉得柴静是有才华的,她读过很多书,懂得如何去布局一篇好文章。看她写土家野夫,写冯唐,文字中充满了感染力,以至于后来很多人都误会,如果不是她和冯唐有超越友谊的关系,她不会把一个人写得这么立体和深刻。

  我也认真地读完了柴静的《看见》,有两篇文章让我印象尤为深刻,一篇是《双城的创伤》,布局精巧,这篇文章的点睛之笔在结尾,有点类似于李安的《少年派的奇幻旅程》,在用很长篇幅讲完一个故事之后,她告诉人们,故事还有另外一个版本,而为了保护故事中的孩子们,她放弃了在节目中呈现第二个版本。

  还有一篇是关于写汶川地震的,名叫《真实自有万钧之力》,我读完当时就想,要是以此为剧本拍电影,肯定会打动人的,那种在平淡无奇,絮絮叨叨的叙事中,不经意爆发出的力量和感染力,胜过戏剧冲突强烈的的《唐山大地震》——虽然时至今日,我依然认为这篇文章有文学加工的成分,因为每个做过记者的人其实都知道,任何带有感情色彩的文字,必然加入了记者的主观判断,而核心还在于,柴静的这篇文章,来自于回忆。回忆是多么不可靠的东西!但这些,并不影响这篇文章被视作好文。

  其次,我坚持认为,柴静是一个有思考的记者,这种思考,或许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她圈层的感染、灌输借脑,但这无可厚非,对于一个记者而言,当自己的知识储备和积累达不到某种高度的时候,借脑,是一种聪明的办法。她的思考贯穿于她的采访之中,并引发了与采访对象的碰撞与共鸣,所以当她采访台湾老兵时,对方说出那句“没在深夜痛哭过的人,没有资格谈人生”时,我依然会被她打动,为她的采访鼓掌叫好。

  不要老是去给柴静那些做失败的采访挑刺,你要把奥普拉的采访史拉出来,会发现她依然有很多的不堪。

  还有一点在于,一个外形上比较有亲和力(这种亲和力和外貌无关,柴静长得好不好看,是仁者见仁),有思想的文艺女青年,必然有魅力的,尤其是对男性而言——有那么一点女神的味道。

  可能大家会觉得这样的女人娶回家不太现实,但远观无罪,何况能让一个“女神”在自己心里安家,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,总比凤姐来你心里住着好。

  这些,基本构成了人们欣赏柴静、或者说崇拜她的原因,但大家从上述的内容中也注意到了,大家喜欢柴静,其实和她后来着力去强调的新闻理想、新闻使命感无关。问题在于,柴静错把公众对她的喜欢,当做了对她新闻理想、新闻使命感的认同和仰视,令她骄傲而自满。这样的错位,最终导致了柴静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