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苏如皋投入几十亿,为何造车项目连续死了3个

  地方政府的盘算和失算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/胥大伟 苏杰德

  发于2020.8.10总第959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  曾经的中国造车新势力中的明星——赛麟汽车陷入停摆。

江苏如皋投入几十亿,为何造车项目连续死了3个

 

  被指“空手套取66亿国资”的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远遁美国,并与江苏如皋市隔空相怼。犹如一场“罗生门”,漩涡中的赛麟事件,背后诸多疑问仍然未解。随着赛麟工厂被查封、账户被冻结,员工悉数离职,江苏如皋市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未来也蒙上一层迷雾。

  如皋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建军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坦言,赛麟事件留下的教训表面上看是如皋的,但不仅仅是如皋的,“给国家一个警示,周边区县要借鉴,上级主管部门也要借鉴:不能一窝蜂全部上新能源汽车项目,对一些公司的资质,要进行更严格的审核。”

  从2009年起,中国启动新能源汽车发展战略,各种扶持政策密集出台。此后随着补贴政策的持续升温,在政策和资金的催化下,新能源汽车的赛道里空前拥挤,动辄上百亿投资的新能源汽车项目纷纷落地,一时间新能源汽车成为各地招商的“香饽饽”。统计显示,从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,中国共有超过200个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项目落地,涉及投资金额1万多亿元,产能规划达2124万辆。

  然而进入2019年,车市低迷、补贴退坡,盛景不再。激情退烧后的资本市场恢复理性,中国的造车新势力,身陷一场“大逃杀”,企业数量锐减至40家左右,一些地方也因造车冲动而陷入尴尬困局。

  全国工商联汽车商会副会长李金勇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汽车产业对地方政府来说,吸引力太大了,可以拉动整个产业链条,同时纳税也是最多的。一边是新能源汽车项目接连爆雷或烂尾,另一边,地方政府对汽车产业的投资热情却并未衰减,“赛麟事件”或许不是最后一起。

  县级市的造车简史

  如皋地处长江三角洲北翼,是江苏省辖县级市。这座人口约142万的小城,近年来却是江苏省域内,颇受关注的新能源汽车产业之城。

  2008年,国际金融危机爆发,面对全球船舶行业不景气、光伏产业持续下行、生物医药产业举步维艰的处境,如皋将目光瞄准新能源汽车产业,期待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潜力,能为如皋提供经济增长的后劲。南通市副市长、如皋原市委书记陈晓东曾表示,如皋选择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是战略性的抉择。

  对于如皋而言,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并非易事。2010年,如皋成功引进的第一家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企业——陆地方舟落户,帷幕自此拉开。作为江苏省“十二五”规划重大项目,陆地方舟项目计划总投资40亿元,预计形成年产20万辆电动汽车的生产规模。

  然而,陆地方舟最初并未取得生产资质,江苏陆地方舟总经理刘长力曾向媒体披露,在如皋政府的帮助下,陆地方舟兼并了如皋客车总厂,才获得新能源大中型客车生产资质。

  如皋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布局是以陆地方舟项目为龙头展开的。2012年,如皋被江苏省经信委确定为江苏省唯一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,如皋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领域开始高歌猛进。

  2013年11月,康迪电动汽车项目落户如皋,项目总投资约12亿元,建成后将形成年产10万台套新能源电动汽车关键零部件的规模,并希望打造一个采用纯电动汽车、为市民提供分时租赁汽车服务的“微公交”系统。

  如皋市人民政府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顾问王晓翔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康迪电动汽车原是生产低速电动车(俗称“老年代步车”),采用的是铅酸蓄电池,而不是锂电池。康迪汽车想升级变成微型电动车,因没有生产资质,从而找到吉利“借壳”。吉利方因为产品系列的限制,想与康迪合作,使用康迪的品牌。双方合作之后,急于找到一个生产基地,他们找到了时任如皋市长的陈晓东,三方一拍即合。就这样,此前主要生产低速电动车,本身不具备汽车生产资质的康迪集团,在被吉利汽车收购之后,在如皋实现了借壳生产。

  为了抓住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政策风口,如皋在2014年成立如皋市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应用领导小组,组长是时任市长陈晓东,副组长是市委常委、时任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马金华。知情人士介绍,马金华是如皋新能源汽车项目的主要推动者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